android Created with Sketch. android_normal Created with Sketch. backend Created with Sketch. backend_normal Created with Sketch. design Created with Sketch. design_normal Created with Sketch. frontend Created with Sketch. frontend_normal Created with Sketch. home Created with Sketch. home_normal Created with Sketch. ios Created with Sketch. ios_normal Created with Sketch. product Created with Sketch. product_normal Created with Sketch.

北京互联网的泡沫什么时候破裂?

文|君临团队(公众号:junlin_1980)


先看一张表,这是目前已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十强。



这张榜单将十大互联网公司划分成了三个阵营:

第一阵营

两千亿美金级别的阿里、腾讯,放在全球也是顶级的互联网巨头。曾经的BAT变成了阿腾的江湖。

第二阵营

两百亿美金级别的百度、京东、网易、携程,也算是一方诸侯,互联网里的中产阶层。

第三阵营

百亿美金上下的乐视、微博、唯品会、58同城等,小康之家。


这样看,北京的互联网公司是最多的,有五家,占了半壁江山,不愧是中国的互联网中心。市值规模也不差,这五家加上还没上市的美团、滴滴、奇虎,大量四五线的小公司,市值总和稳赢阿里腾讯。


但这一切,其实只是幻觉。市值是看预期的,一旦预期不达标,随时都会泡沫炸裂。


2000年的时候,美国在线的市值曾经到过1600亿美元,但今天他的市值已经萎缩了98%;

雅虎的市值曾经到过1200亿美元,而今天只值48亿美元;

2015年,美国p2p鼻祖Lending Club的市值超过110亿美元,而今天只剩下20亿美元了;

智能硬件的龙头GoPro的市值也曾经到过130亿美元,而现在是17亿美元。

因为利润无法兑现,他们都被炸的外焦里嫩,从市梦率的高峰飞流直下三千尺。这种泡沫与风险,事实上在北京的互联网,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破裂随时都有可能发生。


将上面的十大互联网公司,按2016年第二季度的财报利润,君临团队(公众号:junlin_1980)做成了一张饼状份额图,那些泡沫与虚幻立刻就像照妖镜扫过一样原形毕露了。

以利润计,阿腾联手拿下了合计326亿利润里的79%,几乎五分之四。剩下的五家北京互联网公司,合计利润只有30亿元,占有份额不足10%。


如果对比三年前同一时间的利润份额,这种泡沫的挤压会更加让人印象深刻。


三年前,BAT的利润还是三足鼎立的,五家北京互联网公司的利润合计占到总额的22%。当然,细看的话,北京的互联网其实完全是百度以一己之力撑起来的。扣除百度利润的话,整个北京互联网的平均市盈率估计超过了一千倍。



这真不是玩笑话,百度之外,北京有名气的互联网公司,比如京东、美团、滴滴、新浪、搜狐、优酷、爱奇艺、豆瓣、知乎,要么巨亏,要么长久徘徊在亏损边缘,获得点规模利润的就一个都没有。


为什么会这样呢?


在君临团队看来,大致有四个原因。


目前的互联网商业模式中,可以赚大钱的无非就广告、游戏、电商三种。


  • 先说广告


广告赚的是媒介的钱,这是北京互联网的核心竞争力,无论人才、信息源、产业生态都以北京实力最雄厚。但是这个钱,不好赚。


因为互联网的媒介技术一直在升级,渠道在不断裂变,从论坛、门户、视频、微博、公众号,到今天火热的直播,这种裂变从来不曾停止。新的媒介渠道,虽然可以带来增量,但是同时也在颠覆着旧的渠道。比如门户,今天就基本式微了。


这样的结果,就是广告市场的碎片化,彼此陷入红海竞争之中。举个例子,2015年,全国互联网广告市场2100亿元,百度的广告收入为640亿元,垄断度30%。而在游戏行业,同期市场规模1400亿元,腾讯560亿元,垄断度40%;电商行业,网络零售规模3.8万亿元,阿里3万亿元,垄断度80%。


做一个电商平台,数亿元投资门槛,做一个游戏,数百万元起步,做一个新媒体,一个人一台电脑,注册个公众号就可以开干了。门槛越低,市场越呈碎片化趋势,利润率也就越向盈亏平衡点靠拢,结果大家都挣不到钱。


可以说,今天北京互联网圈里做新媒体的,看着个个高大上,其实和以前深圳作坊里做山寨机的没啥分别,都是靠点小聪明混饭吃,哪一天新技术的浪潮打过来,说没就没了。



  • 移动互联网的广告份额被腾讯抢走了


北京互联网的旗舰,百度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触礁了。在PC互联网时代,百度依靠搜索引擎可以说是垄断了互联网的广告份额的,所以那时候能够和阿腾三足鼎立。


但在移动互联网浪潮来临的时候,他被腾讯抢走了船票。今天我们在手机上看资讯,最频繁的媒介是什么呢?不是搜索引擎,不是微博,不是今日头条,而是微信的朋友圈和公众号平台。这两个媒介掳走了全行业超过一半的眼球注意力。这也就意味着,腾讯取代了百度,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新的媒介中心。


很自然的,本来属于北京互联网的广告利润蛋糕,一半都被腾讯切走了。


  • 北京的电商行业,本质上都是劳动力密集型电商

北京有很多电商公司,大京东就不说了,新冒起来的O2O也是电商,但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是巨亏。京东的亏损纪录已经超过十年了,美团也融资到G轮了,很快就可以十个手指头数完,滴滴已经融了超过70亿美金,接近500亿元人民币。他们的亏损不断突破人们的想象力极限。


开始的时候,我们以为是行业集中度问题,因为补贴所以挣不到钱。后来我们想明白了一点,即使让他们垄断了,可能也很难挣到大钱。因为就本质上来说,他们都属于劳动力密集型电商,他们的商业模式和阿里有着本质区别。


举个例子来说,京东需要有大量的物流团队,美团外卖需要有配送团队,58同城、去哪儿、滴滴需要有大量的地推团队。今天京东有员工10万人,美团3万人,58同城2万人,去哪儿1万人,刚成立几年的滴滴也膨胀到6000人了。这些员工中,大部分都是地推和后勤人员,技术含量和富士康并没有多大的差别。


重人力商业模式的问题就在于,随着人工成本的不断高涨,将会轻易吞噬掉本来就薄如蝉翼的那一点利润。而在另一方面,他们也很难提升毛利率,掌握定价权。比如说,餐饮、出租车、物流这些行业,本身就是高度碎片化,毛利率极低的,你要抽佣抬高,人家赚不到钱,立马就不会用你了。


可以说,劳动力密集型电商这个领域,注定是个苦逼命。



  • 北京的游戏行业,都是小长尾,缺乏头部精品



北京也有很多游戏公司,但是大多不成气候,既缺乏像腾讯这样的渠道资源,也缺乏像网易这样的大兵团作战能力,做不出精品的重度游戏,靠一点小聪明混日子,于是浪头一打过来,就全部没影了。


2015年,腾讯网易联手拿下了全国游戏市场的六成份额,那么第三名是谁呢?从目前已公布财报的数据来看,多益网络靠着一款精品游戏拿到了10亿元的利润,超过了巨人、畅游、完美世界这些老牌游戏公司,也超过了A股所有的游戏上市公司。然而这家公司也不在人才济济的北京,北京前两年的代表作我叫MT、捕鱼达人,都已经落花流水春去也。



广告媒介碎片化、百度移动时代失利、电商集中于劳动密集型领域、游戏以长尾为主。这是北京互联网挣不到钱的主要原因。


那么在阿腾的阴影下,中国互联网有没有能够获得规模利润增长的呢?


最明显的两家,一个是网易,三年里涨了3倍,季度利润超过30亿元,一个是唯品会,三年里涨了10倍,季度利润超过6亿元


他们都不在北京。


他们都不赚广告的钱。


他们都不擅长炒作、营销和融资,而将经营的重心放在做好产品上,试图抓住高端用户。网易的西游系列是中国最长寿的游戏IP,唯品会的用户重复购买率超过80%。


他们的业务模式都是比较轻的,网易大部分都是研发人员,唯品会的重心在买手团队,保证上线的都是精品,能够快速周转。


高门槛,轻运营模式,精品思路,瞄准中高端用户,这就是他们在阿腾铁蹄下越做越大的关键。


网易和唯品会成功的要素,恰恰是北京互联网所缺乏的。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同呢?


其中一个原因或许和北京的融资风气有关。北京的风投非常活跃,创业者只要有一个好的概念,一个能够改变世界的情怀,很容易就能拿到钱。这使得北京的创业者陷入了一个融资依赖症里,开始的时候总是不盈利的,只要快速做大规模,做出影响力,就可以融到下一轮,为了融到下一轮,就将所有的精力围绕着圈粉来转。刷粉、买榜、机器人用户就成了必修课。圈粉最见效的就是低端用户,购买的成本通常是最低的,当北京互联网行业在乐此不彼的往这努力的时候,他们就和做生意的目的背道而驰了。


可能是中国最好的互联网证券分析平台

由资深媒体人和证券分析师创办

微读是高质量的微信公众号文章聚合平台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100weidu.com/weixin/CgDweNPtF8